□本報記者袁定波
  “做好一名基層農村法庭法官,首先要忠於事實與法律,盡心竭力把每一起案件辦成經得起檢驗的鐵案,力爭在每起案件中體現公平正義。”扎根基層農村法庭7年的河南省寶豐縣人民法院鬧店人民法庭庭長朱正栩說,在依法辦案過程中,還要心中有愛,真心關註群眾的困難,適當運用調解等方法,為當事人解決實際問題,從源頭化解矛盾糾紛。
  在今天召開的第三次全國人民法庭工作會間隙,朱正栩和山東省濟南市市中區人民法院陡溝人民法庭庭長趙勇、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大港濱海人民法庭庭長包津燕、浙江省諸暨市人民法院楓橋人民法庭庭長壽文光4名來自基層人民法庭的庭長,向《法制日報》記者講述了他們在基層法庭的故事。
  面對面溝通化解糾紛
  我國幅員遼闊,人民群眾司法需求多樣化、個性化。在大城市,群眾上網便利,對網上公開查詢等司法需求較多;而在偏遠地區,群眾更需要法官在田間村頭巡迴辦案,更需要法官與群眾面對面溝通。
  朱正栩受理過一起生命權糾紛案。原告柳某夫婦10歲的兒子不慎落入村外池塘溺水死亡,他們要求池塘的使用人寶豐縣寺坡煙葉種植專業合作社、所有人寺坡村委會以及建設人寶豐縣煙草公司共同賠償各項損失14.8萬元。
  “考慮到當事人都是鄉親,我在審理案件過程中一直嘗試調解,但合作社和村委會都缺乏賠償能力。原告承受喪子之痛後,如果賠償再得不到執行,對他們又會是一個打擊。”朱正栩穿針引線,促使投資人老王在監管部門的認可下與合作社達成協議,並由他代表合作社負責對本案所涉及的賠償問題與原告進行協商及履行法律責任,最終原被告達成賠償91650元的協議。當天這筆錢就全部支付給原告,糾紛至此徹底化解,涉案4方當事人都非常滿意。
  已在法庭工作9年多的趙勇辦過一起讓他印象深刻的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件。
  案件被告人因鄰裡糾紛打傷他人外出躲避,趙勇打聽到被告人在樂陵市黃夾鎮的偏僻農村,就和同事開車去找,但幾經打聽也沒有找準地方,車輪還陷進了莊稼地里,花了好幾個小時才脫離困境。當被告人看到站在面前的趙勇時,被法官們一身的泥水驚獃了。經過交流,他認識到錯誤,積極籌款賠償對方。
  “這些親身經歷讓我深深體會到,只要將心換心,沒有解決不了的糾紛。回想起自己一身泥水的情景,我覺得腳上的泥巴有多厚,老百姓對你的感情就有多深。”趙勇說。
  家長里短皆事關民生
  “法庭工作雖然辛苦,但百姓的贊譽就是對我們最好的肯定;法庭雖小,卻與民生息息相通。我們將扎根法庭,做法律的守護者,基層群眾的貼心人。”採訪中,4位基層人民法庭庭長均如是說。
  包津燕告訴記者,基層法庭幾乎沒有什麼大案要案,多是家長里短的家事、鄰裡糾紛。法官們經常面對吵吵嚷嚷、互不相讓的場面,當法官被圍在吵得不可開交的當事人中間,“神聖、威嚴”這些似乎離得很遠。但是看到當事人如釋重負的微笑,職業的崇高感、榮譽感就會油然而生,為民司法信念也會不斷堅定。
  包津燕所在的法庭在編幹警一共9名。庭里的老大哥竇華利,年逾50仍堅持奮戰在審判一線,他審理的一起扶養案件給包津燕留下深刻印象。
  一對70多歲的老夫妻,因為晚年生活合不來產生矛盾,大爺多年不給大娘生活費,大娘一氣之下起訴到法庭。經過竇華利調解,終於促成雙方達成協議,但履行卻成了問題,大爺提出,不願意把錢直接交到大娘手中,堅持要每月交給竇華利,竇華利應下了這件事。
  於是每到給付扶養費的日子,竇華利都要組織雙方交接。有人不解,說讓當事人申請執行去吧。老竇回答,大娘年紀大了,申請執行不容易,我稍微辛苦點大爺大娘就能相安無事。老竇就這樣一直管著,至今已3年有餘。
  “人民法庭是最基層的司法為民踐行者,最前沿的司法天平守護人。”壽文光說。他所在的法庭建立站點,為群眾提供訴訟流程中的全方位貼心服務。涉及婚姻家庭、鄰裡矛盾、小額債務等案情簡單、爭議不大的民事糾紛,當事人前來立案時,向其發送調解勸導書,勸導其到駐庭調解中心先行調解。兩年來共促成278件案件訴前調解成功。
  本報濟南7月8日電
  (原標題:腳上泥巴有多厚群眾感情有多深)
創作者介紹

ng52nghw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